当前位置:数码熊搞笑噩梦远没有结束
噩梦远没有结束
2022-07-11

霍华德是一名派驻到Y国的士兵,这天他们一小队正在一座满是石砾的荒山中巡逻,突然间枪声大作,子弹如雨点一样泼来,其中还夹杂着火箭弹巨大的爆炸声,猝不及防的战友们顿时惨叫着倒在地上。

屠杀过后,暴恐分子见没有一个动弹的了,便从藏身之处露出头,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,他们想把眼前的战功拍摄下来,好向国际社会炫耀。

霍华德还活着,他只是腿部中了一枪,趁着火箭弹爆炸时产生的烟雾,早已一个翻滚躲到一块巨石后,此刻稳稳地举起枪,瞄准了暴恐分子中一个像是头目的蒙面人。

一声清脆的枪响过后,蒙面人的心脏处立时开出一朵血花,便哼也不哼仰面就倒,一群人一下子惊叫起来,抄起枪四下里乱射,霍华德毫不畏惧,手中性能优良的M16A2“嗒嗒嗒”不停地喷射出火舌,直打得山石火星四迸,可很快子弹没了,暴恐分子见状一步步紧逼过来。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一架阿帕奇武装直升机挟带着巨大的轰鸣声出现了,阿帕奇的攻击火力无比惊人,加之地势开阔山石裸露,暴恐分子毫无藏身之地,一阵猛烈的扫射过后,暴恐分子死的死伤的伤,无一幸免。

待情报人员揭下那蒙面人的面罩后,不禁倒吸一口凉气,原来霍华德打死的竟是臭名昭著的暴恐分子二号头目!

后来,霍华德退役回国,理所当然地成为国民英雄,所到之处全是掌声和鲜花,连总统都接见了他,一时间鲜花着锦风光无限。谁知好景不长,当赞颂的浪潮渐渐退去后,霍华德的行为突然变得古怪起来。

首先是一向活泼开朗的他日益变得沉默寡言,常常一个人反锁在屋内整天发呆,并且经常在半夜三更惊叫着醒来,冷冷的月光下,可以看到他一脑门晶亮的汗水,和一双睁得大大的惊悸的眼睛,然后便是整夜整夜的失眠。

接下来霍华德的情况变得更糟,他开始躁动不安,并且极具暴力倾向和神经质举动,跟人一言不合便咬牙切齿老拳相向,完全失去了往日的理智。

家人实在忍受不了,便送他到医院检查,心理医生在了解了霍华德的全部情况后不由得长叹一声,说:“近段时间类似的症状我已接诊过好多起了,这是典型的战争创伤综合症,估计他在战场上受了刺激。心病还得心药治,所以我首先得知道他在Y国都干了些什么。”

可是无论医生怎么开导劝说,霍华德就是咬紧牙关一言不发,只是眼内恐惧的神色越来越浓。而他之所以恐惧,没有别的,是因为医生一语道破天机,只有他本人知道,他不是英雄,而是个杀人魔王。

在那次意外杀死暴恐分子的二号头目后,霍华德和他的战友又遭遇了一场阻击战。在密林中被打散了的霍华德迷路了,一时间边打边逃,也不知跑了多久跑到了什么地方,后面的追兵没了,眼前却豁然开朗,原来不知不觉中已跑出密林。然后霍华德惊讶地看到一座石房子花遮柳绕地隐藏于峡谷之中,并且不时有衣着整洁的人进进出出。在隐秘的山谷之中出现这么一座房子,又出现这么些人,无论如何都十分可疑,霍华德心中一惊:难道无意中闯进了暴恐分子的老巢?

霍华德知道时不可失机不再来的道理,再说有了上次成功的经验,于是决定动手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,说不定能逮住一条更大的鱼。他静静地潜伏,等那些人全进了石屋,霍华德立即猫腰上前。他是个炸弹专家,最擅长使用炸弹了,当下把身上所有炸弹全吸附在了石屋上,再远远退后一按遥控器,“轰”……巨响过后,威力惊人的爆炸把石屋眨眼间变成一地废墟,即使有偶尔逃出的满面流血的人也被霍华德当场射杀。

可是当霍华德端着武器上前搜查时,他大大吃了一惊:倒在血泊中的人没有一件武器,并且,其中有一对青年男女身穿当地人举行婚礼时才会穿的盛妆——他把一户正举办婚礼的人家全部杀死!

这段往事没有人知道,在随后的日子里,霍华德一直努力说服自个忘却这件事,可是恰恰相反,随着时光的推移,这段血腥残酷的画面不仅没有褪色,反而越发浓墨重彩地鲜活在脑海中,这就是他噩梦不断、日益狂躁的原因。他之所以不敢对任何人说,是因为头顶上英雄的光环太沉重了,他实在没有勇气让自个从高高的神坛一下子跌入深深的地狱。

就在家人为霍华德的状况日益担忧之时,霍华德突然爆发了。

那是圣诞节的下午时分,街道上行人如蚁车水马龙,大家都行色匆匆地往家赶,和家人欢度圣诞之夜。此时的霍华德早已没有了往日的风采,因为心中无时不在的罪恶感,他被折磨得形销骨立,神经也高度紧张,正漫无目的地闲逛着,突然,发现一家人流如织的商场门口停下一个人,一看那人的模样,霍华德本能的一惊。眨眼间,那人在商场门口动作隐秘地放下一个像高压锅一样的东西,再匆匆离去。

身为炸弹专家,霍华德一见高压锅又是悚然一惊,因为利用高压锅可以制成炸弹……

一念刚过,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那高压锅果然爆炸了,刹那间火光浓烟弥漫开来,商场及四周围建筑物上的玻璃“哗”的一声震得粉碎四下散落,惨叫声随即响成一片,好多人摔倒在血泊之中,侥幸不死的人尖叫着四散奔逃。

眼前的一切几乎还原了当年的误炸惨象!这么一想,霍华德已如惊恐之鸟的神经一下子崩溃了,恍惚之间回到了血肉横飞的战场上。

就在这时,有两个警察大步跑了过来,他们是来抢救伤员的。霍华德的眼睛早如魔鬼一样通红,他从怀里快速掏出手枪,“砰砰”两枪,警察一头倒了下去,一连两次遭受打击的人们再次失魂落魄地尖叫起来,霍华德恍若未闻,只是端着枪凶狠地转动着目光,他不杀平民,只想杀死身着制服的警察。

片刻间人们如潮水一样逃出商场,霍华德视若无睹,一把撕开衣服,大伙一下子惊呆了,原来霍华德身上绑满了自制炸弹,然后他有条不紊地把炸弹放置在大楼各处。更多的警车尖利地呼啸着赶来了,他们把霍华德围困在商场中,霍华德毫无畏惧之色,手持遥控器和手枪与警察对峙起来。

警方的谈判专家也飞赶而至,他们认出眼前的“恐怖分子”竟是国民英雄霍华德,这是怎么回事?他为什么会自制炸弹并带在身上?

在了解了霍华德最近一系列的怪异行为后,谈判专家分析道:“霍华德的战争创伤太严重了,心中肯定藏有不为人知的秘密,在这个重大秘密的压迫下,加之刚才那个恐怖分子制造的爆炸,他终于崩溃了,潜意识内认为他之所以走到这一步,全是因为国家的欺骗,是相信了国家的欺骗性宣传他才会去Y国杀人,所以他要报复国家。警察是国家权力的象征,所以他才会残忍地杀死他们。而之所以把枪支炸弹随身带着,是因为他早已处于癫狂状态,时时刻刻以为自个处于危险之中,所以随时准备实施报复。”

接下来,心理专家上前劝说道:“霍华德,你已回国了,这是你的家乡,战争已结束了,放下武器吧!”

衰老的父母更是声泪俱下,说:“孩子,你醒醒吧,我们爱你,无论曾经发生过什么,都让它过去吧,我们需要你!”

霍华德的手一直抖颤着,随时都会按动遥控器,大伙提心吊胆地劝说着、守望着,不知过了多久,奇迹出现了,霍华德原先迷茫狂躁的眸子渐渐清晰起来,他像虚脱了一样重新打量着这个世界,猛地扔了遥控器失声大哭。

众人长吁一口气,眼瞅着霍华德一步步走出来,正要迎上前,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:有人闪电般穿过警察的封锁线,直奔商场内而去。

神经已经松弛下来的人们顿时惊呆了,警察反应过来,厉声警告道:“快停下,不然开枪了!”

可是那人根本不听,越发敏捷得如猴子一样,警察突然意识到不妙,那遥控器还在商场内!

警察立时开了枪,谁知那人竟矫健无比地施展出一连串的战术动作,像一个训练有素的军人,眨眼间跃进商场拾起了遥控器,然后狂笑着按了下去……

事后查明,这也是一个刚刚退役的军人,当已如惊弓之鸟的他目睹霍华德和警察对峙的场面时,一下子狂躁起来……

我们身边到底还有多少这样备受折磨的退役军人 ?我们只知道,原来在社会平静的外表下,噩梦远没有结束!各种精美短文、往刊读者文摘、故事会、意林等……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,